"这才是心理学"

"看穿世界的批判性思维"

Posted by Yongxian on October 21, 2017

提到心理学,可能你会想到心理医生,其实这是一种预设偏见,因为不了解很多东西的真实情况,我们总是喜欢凭自己的第一印象做出判断,而这样的判断很多时候会导致我们的认知偏差,从而做出不正确的决定。 请你在2秒钟内估算下面两个结果:

7✖️6✖️5✖️4✖️3✖️2✖️1=?

1✖️2✖️3✖️4✖️5✖️6✖️7=? 看看你的估算结果是多少。

结果是

有没有发现两种方式估算的结果是第一种的结果大于第二种,但是都小于真实值,其实这就是锚定效应。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中,我们都被潜在锚点所影响,了解背后真实的原因,可以让我们做出更合理的决策。

心理学相关读本你一定知道基本,或者是翻过几本,也许你应该抽点时间看看这本基思.斯坦诺维奇《这才是心理学-看穿世界的批判性思维,会有新的发现,不仅仅讲述了科学的心理学,更多的介绍了研究心理学的科学方法论,有你没听过的但是可能用过的可证伪性、人人都经历过的安慰剂效应、以及赌徒谬误等观点。心理学也不是我们认知里那么单一的学科。

本书开始就介绍了关于现在市面广为流传的通俗心理学,弗洛伊德引起的大众对心理学的认知偏差,介绍了丰富多样真实的心理学体系,可以通过美国心理协会了解更多信息。要了解热何为心理学,就需要先知道什么是科学,当你看完这本书,你也会发现书中更多的介绍了科学的心理学研究,有很多值得借鉴的方法论。

为了理解什么是科学,可以从“什么不是科学”入手,这就像查理.芒格所提倡的总是反过来想,这就是一个我们值得借鉴的思维方式 。 关于科学,它是一种思考和观察事物以便深入理解其运行机制的方法。 科学的三个相互关联的特征:

  1. 应用系统的实证主义(系统、结构化的观察)
  2. 产生公共知识(可以被重复,同行可以评审、检验)
  3. 验证可解决的问题(实证可解决的问题)

了解科学,首先需要知道一种判断是否是科学的方法,可证伪性。 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提出了可证伪性(Falsifiability),即可以通过一些真实的证据来证明一个理论或者命题的真假,这样的理论或命题就是可真伪的。 例如上帝是存在的这个命题,我们既不能证明上帝存在,也不能证明上帝不存在,这样的命题就不具有证伪性,去研究这样的命题就没有意义。例如说你的身高是176cm,这是可以通过测量验证的,或者是牛顿第二定理,都可以通过具体的实验来检测,这样的理论或命题就是可证伪的。 可证伪性越高的理论,预测的结果也就越具体,如果一个理论是不可证伪的,并且和自然界的真实事件没有联系,那它就是没用的。 我们在生活中可以利用可证伪性去辨别一项理论的价值,这也是批判性思考的过程。

关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应该是大多数人最为熟知的心理学家,他的名字以及最出名的精神分析论或是《梦的解析》或许是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但是现在很多事实证明他的理论被夸大了,并且导致一些研究的停滞,对一些如自闭症、抽动秽语综合症,采用精神分析的治疗法被证明是无用的,精神分析法都是在事后对事情作出解释。 只有当一种理论并不试图预测一切,而是提出具体的预测–提前告我们哪个特定的情形会出现时,该理论才会进步。如果总是试图在事后解释一切,那就堵死了前进的大门。

哲学家及认知科学家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Clement Dennett)说过,科学的本质就是“在公众面前犯错—在众目睽睽下犯错,以期他人能帮助修正这些错误”。当我们面对我们所犯的错误的时候,也是对自己的重新认识。 科学家在犯错后能够认识到他们及他们所属团体的犯错根源,他们能够设计出精巧的的系统来约束自己,努力防止自生弱点和偏见影响自己的研究结果。可以借鉴这种方法,如在股市里,我们可以借鉴这点根据自己的性格弱点设计一些具体的操作,避免很多自己容易犯的错。

生活中当你与某人激烈地争论时候—也许就是当你给出一个有力的反击来捍卫你的观点的时候–有多少次你会突然意识到你搞错了某个关键事实或论据? 这时候你会收回前面说的话向别人承认错误,承认别人的解释现在看起来更合理?还是会没完没了地寻找一些合理化说法来为自己之前的错误的辩解?

达尔文比他同时代的人走得更远,因为他并没有受缚于‘让宇宙符合自己预期’的冲动”而是敢于根据观察到的科学的证据来认识这个世界。

科学通过提出理论解释世界中的特定现象,根据这些理论作出预测,实证地检验这些假设,给予检验的结果对理论进行修改(理论-预测-检验-修正)

今日的常识可能未来会变成谬论,像百年前的封建社会人们的认知,或是几百年前的地心说,当下的常识只是基于我们当下知识结构与理解能力来看是合理的,但是不一定就只真的。

科学进步的简单模式:提出理论、并从中推导出假设,然后假设接受各种技术或方法的检验,根据检验结果确定理论完善与否,是否还需继续验证。 科学也不一定产生的就是确定的知识,很多时候这些知识还需要完善。

科学的独特优势并不在于它是一个不会犯错的过程,而在于他提供了一种消除错误的方式,它能不断消除我们认识中的错误

推荐的儿童教育的书籍(科学思维逻辑) 《School, Family, and Community Partnerships: Your Handbook for Action》 《How to Think Like a Scientist: Answering Questions by the Scientific Method》


当我们被问到机器会思考?人类的“预设偏见”本能不希望机器能够思考,因为人们认为“思考”这个概念与“人类”这个概念紧密联系,许多人在情感上不能接受非人类的物体(如计算机)也能思考。

操作主义:科学理论里的概念必须立足于可观测事件,或与可观测事件相关联,而这些可观测事件是可以被测量的。这就允许任何实施可测量操作的人对概念进行检验。

图灵在1950年题为《计算机器与智能》的文章中写道,“我建议去考虑‘机器可以思考吗?’这个问题。”,他的想法是:如果机器能够进行智能对话的话,那么就可以说它是具有思考能力的。 他在检验计算机能否智能对话的测试中,不让测试者通过键盘和屏幕与计算机互动,然后由测试者判断计算机有没有进行智能对话。在测试中排除人类的“预设偏见”干扰,人类不知道与其对话者是不是计算机。 在这样的测试中,对话能力正式“思考”的操作性定义。

一些事物的起源与它执行某一特定任务的能力是完全不想关的,思考的过程也是如此,一个事物能否思考并不依赖于这个事物的起源。

观察人们讨论人工智能问题时所展示的思维方式,就能发现科学与非科学思维方式之间的区别。科学的方式是先发展一种合理的操作性定义,然后看我们可以从中得出哪些关于思考、计算机和人类的结论。与之不同的是,预设偏见主导了大多数人的思维。

在医学领域,一些疑难杂症在一段时间内没有科学、全面的治疗方法,这也给一些江湖术士及“医院”创造了条件,在他们治疗中会有个别案例被“治愈”,这也成为他们宣传的重点,这会吸引一些走投无路的人去尝试。

在科学研究中,人们对于个案研究证据的错误依赖,使得关于该病的、不可证伪的一些理论长期盘踞下去,阻碍了对于该病病理进行真正的科学研究。

很多时候,病人接收治疗,或者是吃药,无论治疗是否有效,都会认为这些治疗或药物对他有所帮助,即使吃的要是不含任何药物的药剂(安慰剂),这种倾向被称为安慰剂效应安慰剂效应还受到情景预期的影响,$研究者证明$,价格较贵的安慰剂比价格便宜的安慰剂更能缓解痛苦。

另外一种影响人们认知与决策的情形,当面临问题解决和决策的时候,人们会从记忆中提取与当前情形有关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很多时候是片面的,这也影响了人们的决策。

相对于常规的交通事故,我们对于飞机失事有更鲜活的记忆 ,但实际上,普通交通事故造成的死亡概率远远大于飞机失事的概率。 广告业便是建立在人们依赖于鲜活信息决策的基础上,无处不在的广告,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你的各种决策。

一个朋友开车20公里总你去机场,分别的时候你的朋友对你说“一路平安”,这个临别赠言其实是具有悲观的讽刺意味的,以为你的朋友回家的20公里路上死于车祸的风险,要比你飞行的风险高出三倍。这就是鲜活性问题,我们印象里总是会有鲜活的空难记忆,而对于实际上死亡率更高的汽车驾驶不是那么记忆犹新。

鲜活性能够轻而易举的歪曲我们对风险的认知。

伪科学正是利用了见证与个案向人们宣扬他们的思想,通灵师、占星术、各种荒谬的减肥药、神奇治疗法,这些伪科学给很多人带来伤害。 见证叙述可以为任何主张提供唾手可得的支持,以及自身所具备的冲击力,让伪科学创造了机会。

对于一个理论,它的主张是否合理,是不能用见证叙述和个案研究的证据来判定的。


多年前台湾曾开展过一个关于哪些因素与避孕工具的使用有关,数据收据上来后,研究者发现,家庭中家用电器的数量与避孕工具相关性最强。

并不是研究结果有问题,只是在数据的背后,发现这两个变量之间可能相关,但并不是因果关系。这种关系之所以存在,是因为“避孕工具的使用”与“家庭中家用电器的数量”这两个变量通过与这两个变量相关的其他变量关联起来。其中社会经济地位可能是关键中介变量之一。

两个变量存在相关,并不能证明一个变量的变化就会引起另一个的变化,也就是说,相关并不意味着它们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还可能存在第三方变量和方向性问题。

在20世纪初期,数以万计的美国南部居民罹患并死于一种叫做糙皮病的疾病。糙皮病被认为是由一种不明微生物引发的传染性疾病,与卫生条件(污水处理条件)相关。但是一位叫约瑟夫·戈德伯格的医生对这种解释表示怀疑,并开展了研究。他认为糙皮病是由于营养不均衡的饮食造成的,也就是美国南部普遍的贫困造成的。那么,它是如何进行研究并得出这样的结论呢?

  1. 为了证明糙皮病不会传染,也不会通过患者的体液传播,他给自己注射了一名患者的血液,还吃进一名患者喉咙和鼻子内的分泌物,此外,他他和的助手以及妻子自愿服下患者排泄物、尿液、皮廯处的鳞屑与面粉糅合成的药丸,最终他们都没有染上糙皮病。
  2. 戈德伯格还选择了两名没有患病的试验者,其中一人被给予高碳水化合物、低蛋白质的食物,另一组被给予营养更均衡的食物。5个月后,低蛋白质的那一组换上了糙皮病,而另一组没有患病迹象。

事实上,两个变量之间相关–这个例子中糙皮病的发病率与污水处理条件–并不意味着这两个变量之间就有直接的因果关系,相关之所以产生,是因为这两个变量之间都分别与第三变量相关–这里的饮食。

另一个例子,在教育和社区服务领域,人们认为,低自尊导致行为问题,高自尊带来高的学业成就和其他领域的成绩。 但最终的研究显示却是,高学业成就导致了高自尊,以最初的认识表现的关系方向相反。

当变量A和变量B之间存在相关时,在断定A的变化引起B的改变之前,我们必须清楚因果关系的方向可能是相反的,即从B到A。

选择性偏差指特定主体与环境变量之间的关系。会造成环境特征和行为-生物特征之间的虚假关系,隐藏了真实的关系。

在接受心理治疗的人在各种成瘾症–如肥胖、吸毒、吸烟–的治愈率方面,要低于那些没有接受过心理治疗的人。其原因并不是因为心理治疗法使得成瘾的行为更加难以改变,而是因为那些寻求心理治疗的人的成瘾问题更加复杂和棘手,而且很少能够自愈。

提防选择性偏差的发生,当只有相关时,应避免因果推论,宁可站在怀疑的角度,也不要被那些错误的暗示了因果关系的相关所蒙蔽。


科学思维的的基本理念就是比较、控制和操纵。通过比较在不同条件(有控制的)下得到的结果,可以排除一些错误的解释,并证实正确的解释。 实验设计的基本目的是分离变量。当成功分离出一个变量,实验的结果就能排出大量之前提出作为解释的其他理论

学会在下结论之前必须获得“比较信息”。 下边的矩阵显示的治疗研究的数据,通过这些数据,你对此治疗方法的效果判断如何? |是否接受治疗|好转|没有好转| |—|—|—| |接受治疗|200人|75人| |为接受治疗|50人|15人|

实际上,这项治疗是完全无效的,因为治疗组中的好转率为72.7%(200/275),控制组的好转率76.9%(50/)

在运用信息进行评估证据时,比较性信息很重要,通过比较能够发现数据背后的关系。如在投资时,对财务信息的分析也应该注重对比,发现背后的真相。 一种错误的信念经常出现,即我们可以在未经验证的情况下即确信某件事情是正确的。

需要特别注意关于“对现象的描述”和“对现象的解释”,很多时候对现象的描述占据了主导,被误解为就是对现象的解释,这样的误解会导致我们根据描述的现象做决定,而现象背后真实的情况却被忽略。

如同戈德伯格发现糙皮病的过程一样,通过操纵和控制来分离变量,对单个变量进行研究,从而区分出变量之间的关系。


如果一项研究中使用了随机分配的方法,那么就是一项真实验,若没有使用,那么它是一项相关调查。

在研究中,急于让科学家们解决实际问题,而不是让其考虑“其他事情”(基础研究)的做法,被证明是最不切实际和目光短浅。

科学的两个原则:

  • 关联性原则
  • 聚合性证据原则

关联性原则:新的科学理论不仅仅要解释新的事实,也要兼容旧的事实。 如同爱因斯坦的理论不仅仅能够解释钟表变慢、质量随速度增加而增加这些现象,也能够解释低速条件下的引力现象。

聚合性证据原则:没有一个实验是可以一锤定音的,但是每个实验至少能帮我们排除一些可能的解释,并让我们在接近真理路上更进一步。

具备多样性的观念非常重要,一方面,它提醒我们不要过于依赖单一原因解释,另一方面,虽然一个变量只是影响特定行为的众多因素之一,可能只能用来解释其行为中的一小部分,但是不能说这个变量就无足轻重。

当预设偏见抬头时,人们很容易忘记原因多样性这一原则。


对于概率的真正理解,有助于我们面对不确定性以及避免很多错误的理解。

如同你告诉一个人吸烟引起的肺癌可能性远大于不吸烟群体肺癌的可能性,有些瘾君子会反唇相讥的说:“你看看某某某,从小开始吸烟,现在70多岁还是活的好好的,再看看隔壁老王,不吸烟、不喝酒,反而得了癌症。” 这是因为没有真正理解概率定律的性质,概率并不是预测具体的事件的发生,而是从整体上进行预测。 一个具体的、鲜活的事件可能完全击败较为抽象的概率信息。

赌徒谬误:明明是独立的事件,确认为之前的结果会影响下一个结果出现的概率。 如玩老虎机时,赢钱的机会是1/10,小明前三次都赢了,他下次赢的机会是多大呢? 很多人会认为机会不再是1/10,而是其他值,这就是赌徒谬误

当一件事取决于偶然性时,并不表示它是不确定的,只是说它目前无法确定。

为了减少错误就必须接受错误。

巧合的出现同样是偶然性的,并不能说明什么,概率小并不等于不会出现。

后记

在本书中,不仅仅介绍了心理学的研究,同时也介绍了一些科学的研究方法 ,有助于我们理解真正的心理学研究过程。首先定义了研究的是可解的问题,通过可证伪性理论来解释他们的发现,理论中的概念进行可操作定义,这样的定义随着证据的积累而变化。 这些理论是通过实证的方法来检验,其数据是公开的,同行可进行重复、批评于评审。实证过程中遵循控制和操作的逻辑,保持其真实验的特性。 最终的理论或规律,通常情况是一种概率关系。

真正的理解心理学有助于理解人类行为背后的原因,同时也发现人类认知、直觉中存在的缺陷,当需要进行决策的时候,别忘了检查心理学提供给你的清单。

The Relativity of Wrong 错误的相对性 《heuristics and biases the psychology of intuitive judgment》


5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