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了解自己的长处--反馈分析法

"了解自己"

Posted by Yongxian on May 17, 2018

时光流逝,因此进行时间管理;工作不易,所以需发挥优势。然而,优势并不容易发现,什么样的方法能发现自己的优势?如何终身学习呢?

扬长避短

秦牧在《漫记端木蕻良》这样写道;“选择这样一个题材来写作,既扬长避短,也施展了抱负。”秦牧在写作中提到了扬长避短,这里是选择符合自己长处的题材进行写作,能够发挥更出色。 在我们的职业生涯中,只有发挥长处、而不能靠短处创造绩效。高度分工的现代社会,每一种工作所要求的技能、能力都有所不同。例如教师工作主要面对学生,与人交流为主,需要能够用语言去引导或者指导学生学习,所以需要的技能侧重于口头表达、有效的引导与指导、有效沟通和口头理解;而一名程序员工作中主要面对计算机,更多可能通过阅读材料、少量口头语言进行沟通,更需要逻辑思维、演绎推理以及书面理解能力。 扬长避短每个人都很熟悉,那么何为短?何又为长呢?自己的短处与长处,大多数人认为自己清楚其所在,可能还更偏向清楚自己的弱点,但实际上我们对自己的长处与短处并不是很清楚。清楚认识到自身长处,能够帮助我们在职业选择或是工作中更好作出选择、做成事情。我们应该如何发现自身长处呢?

有效反馈

学习做一道菜,是咸是淡、好与不好,你自己品尝后或是别人品尝后,便知道结果如何,也能知道下次如何改进,之后越做越好;工作中你负责的项目,修改某个功能后,转化率相比之前增加多少,或是减少多少,后台数据能够清晰告诉你结果,你很清楚自己的处理正确与否;学习英语过程中,你坚持了两周,但是到了第三周,你的学习动力明显下降,少了开始时那份劲头,可能是因为你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学的怎么样、结果如何,慢慢的便放弃了。 在学习过程中,反馈告知我们学习是否有效,方法是否合适,能够给予我们继续下去的动力,在学习弹奏吉他时,如有专业人士给予手法、练习的反馈,学习效率会更高。 无论是在工作中或是学习中反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通过有效的反馈我们能够清楚的认识到我们的操作、学习是否有效,能够帮助、指导我们后续的行动。

反馈分析法

尝试用一张纸分别写下自己的长处和短处,用一件自己做的成功的事情去分析做事过程中自己的的长处与短处,写下这些优势为什么导致事情成功;另外在用一件自己计划去做,最终却失败的事情去分析导致失败的原因。 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去检验你写下的长处与短处是不是真的是符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当你每件事都用这样的方式去检验,你会发现实际上并不是很清楚自己的长处所在,对自己的短处也并不是完全了解。

管理大师德鲁克在其《21世纪的管理》中介绍了他自己长期使用来发现自己优势的反馈分析法:

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关键决策,采取什么关键措施,我们都要写下我们希望看到的结果。9~12个月以后,我们就可以将实际的结果与预期的结果进行对比。到现在为止,我采用这个方法已经有15~20年了。每一次对比都使我大吃一惊。每一个采用这个方法的人也有同感。

这是由一个德国神学家在14世纪某个时候发明的(如果不是发明了反馈分析法,他根本就默默无闻)。大约150年后,卡尔文主义的创始人、日内瓦的让·卡尔文(Jean Calvin,1509-1564)和耶稣会的缔造者伊格内修斯·罗耀拉(Ignatius Loyola,1491-1556)分别接受了这种思想,并各自在他们为自己的牧师制定的教规中融入了这种思想。这也成为这两个组织(都在同一年成立,即1536年)在30年内影响了整个欧洲的主要原因。

也许在两三年内通过这个简单的程序,人们就可以发现他们的优势。要了解自己,这可能是最重要的事情了。通过这个程序,人们也可以看到,哪些他们做过或没有做过的事情妨碍他们充分发挥他们的优势。通过这个程序,人们还可以了解到哪些工作是他们尤其不能胜任的。最后,通过这个程序,人们可以认识到他们不具有优势和不能涉足的领域。

制定一项学习计划时,如为期半年的英语口语练习,先定下略有难度明确的目标,把自己想要获得的结果写下来,在学习过程中设置有效反馈,半年后将实际结果与预期结果进行对比,分析自己达到预期结果的原因,整理自己的长处;同样如果为达到预期结果,详细分析失败的原因,了解自己的弱点,是制定的学习方法有问题,还是没有按照计划执行。

使用反馈分析法养成大周期时间下的习惯,使用次数越多,获得的结果越准确,对自己的长处与短处了解的越深入,在这样的基础下,你能够在面对选择时根据自身情况作出更优选择,在职业生涯中也能够更高效的利用自身长处进行创造。

终身学习

供职的那家报社下午出版。我们早上6点开始工作,下午2:15出版,于是我迫使自己在下午和晚上学习,学习的内容包括国际关系和国际法、社会和法律机构的历史、普通史、金融,等等。就这样,我慢慢构建起自己的知识体系。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个习惯,每隔三四年我就会选择一个新的领域,例如统计学、中世纪史、日本艺术、经济学,等等。三年的学习当然不足以让我掌握一个领域,但足以让我对它有所了解。因此,在60多年的时间里,我不断地学习,每次学习一个领域。这不仅让我掌握了丰富的知识,而且迫使我去了解新的学科、新的途径和新的方法——我研究的每一个领域,它们的假设不同,采用的方法也不同。